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守涛文化教育博览园

文化浸染教育,教育催生文化,交流校园文化、班级文化、课堂文化……

 
 
 

日志

 
 
关于我

首届全国“百佳语文教师”,特级教师,全国骨干班主任,省级培训专家库成员,全国课改先进个人,全国课改先进工作者,有80余篇文章获奖。就“师德”、“课堂教学十字兵法”、“课堂文化”、“4321学生体验式作文教学”、“教师专业成长的九颗钻石”、“懂理知法,做个明师”、“班级文化建设”等话题给教师讲座500余场。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陈志武:中国学生一年选16门课吓坏耶鲁老师  

2016-12-21 17:10: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04月12日 凤凰卫视:http://phtv.ifeng.com/a/20160412/41593528_0.shtml

核心提示:陈志武讲到,儒家文化不知不觉的使得我们都是按照听话呀,顺从啊乖呀,这些标准来培养自己的小孩,就要把他的个性啊尽量给他抹平,而美国社会的话是反过来的,是强调要有个性,你要对别人的那个权威和说话能够有质疑,如果你都是跟别的大众都是一样的,这个世界可以有你,也可以没有你,没有什么区别。

陈志武:中国学生一年选16门课吓坏耶鲁老师 - 一览众山 - 一览众山的博客

凤凰卫视4月10日《名人面对面对》,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志武:儒家文化不知不觉把小孩的个性抹平

纪录片《高考》片段:

意识决定物质,世界的本源是物质,先有物质而是后有意识。

command,command,command,publish,publish,command,command。

陈志武:一代一代的中国人,他的那个教育背景那么单调,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个教授,他也是中国人,然后他就说他们在考虑呢,就是以后啊不再招中国学生,主流的那个教育理念还是非常有问题。

许戈辉:您让我们的那个中国家长,挺悲观的。

纪录片《高考》片段:

pub,pub,pub酒馆,酒馆,酒馆,delighted delighted,delighted。

陈志武:我们培养出来的是一个一个的工具,帮别人打工可以,但是你要做领袖的人物,你要是没有个性,没有思辨的能力啊是很难的。按照工具化模式教育的话,最后让中国整个经济啊,只能做制造业,但是没办法有创意。如果我们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儿,不需要总理给我说,要实现两创,要万众创新大众创业,如果你都是跟别的大众都是一样的,这个世界可以有你也可以没有你,没有什么区别。

解说:陈志武,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现任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终身教授。

许戈辉:中国留学生的这个年龄啊,是越来越低对吧,但是呢国外这个非常优质的高校,他们把对接收中国学生的门槛升的越来越高。

陈志武:这背后跟那个一个是跟文化有很大的关系,第二呢就是跟中国的教育理念有非常大的关系,因为在中国呢这个我们以往都强调,这个儒家文化,不管我们直接这样子说还是不这样子说,但是不知不觉的我们都是按照听话呀,顺从啊乖呀,这些标准来培养自己的小孩,就要把他的个性啊尽量给他抹平,而美国社会的话是反过来的,是强调要有个性,你要对别人的那个权威和说话能够有质疑,如果你都是跟别的大众都是一样的,这个世界可以有你,也可以没有你,没有什么区别。

陈志武:中国学生比较乖做基本研究还可以

解说:1962年,陈志武出生在湖南农村,“田野”“文革”两个词汇便足以描绘他整个童年,他成长的年代是将顺从与沉默放大到极致的年代,隐藏个性是必备的成长技巧,陈志武所反对的中国式教育也正是他经历的,现在用过来人的身份反观自己的学生,陈志武多了一些感慨。

陈志武:我已经是做教授做了26年,所以过去这么多年,我见过的带过的教过的中国学生,还有其他的国家的学生,也是非常多的。

许戈辉:怎么比较。

陈志武:所以感受比较深的呢,就是中国学生一般的都比较乖,做一些基本的研究还可以,但是呢一旦到那个要表现要表述做演讲,然后做非常突出的这个别人想不到的研究这些方面啊,就中国学生和中国人在这方面就要差很多。

许戈辉:是中国学生这样吗,在我们的印象里边,亚洲的学生普遍都这样啊。

陈志武:印度学生不这样子的,所以亚洲学生确确实实受儒家文化影响的社会,都有这样的问题,不管是印度,啊不,不管是中国还是韩国,还有日本,这个在学习方面,往往都表现的比较好,但是在真正的那个创新,这个个性化的研究,个性化的领导力这些方面,都是普遍的有些欠缺的。

许戈辉:那印度学生有什么不同呢?

陈志武:一方面印度是受到那个这个作为这个英国前殖民地,受到英国的那些文化的影响,也是很多的,特别是精英阶层,以前的话我知道很多圈子里面,流行一个故事说三个学生,到硅谷一个公司里面去实习,一个是美国学生,一个是印度学生,一个是中国学生,结果呢那个暑假实习两三个月下来,学到的东西最多的是中国学生,但是中国学生呢这个尽管做的很扎实,学的东西很多,不怎么讲话,就是因为很乖,而学生呢尽管那个专业的水平不是,不一定像中国学生这么高,踏实的程度呢可能也不一定像中国学生这么高,但是印度学生呢一有什么事儿,就会质疑会提问,尤其提问开会的时候,小组交流的时候,印度学生总是发言很多的,然后美国学生呢,就是最本分的,把他该做的事儿都做完,然后呢这个下午五点钟一到就离开了,然后呢这个表达这方面呢,本来一分钟可以讲完的事儿,也许他可以讲讲上五分钟,所以这个故事确确实实把印度人、中国人、美国人的这些特征呢,综合反映进来了,我知道中国人很喜欢讲这个故事,会觉得哇,你看我们中国人真本事。

许戈辉:事实上在,在硅谷的,各大这种创新科技的公司里边,印度人占的比例也相当高是吧。

陈志武:中国社会太不喜欢有个性的人

陈志武:对,尤其是做CEO,做高管的印度人远远远远多于中国人,就是因为他们那个表达力比中国人要强,再一个他们从小受到的那个乖啊听话啊孝啊,这个约束很少,所以刚才讲到的这三个学生印度学生做完那个暑期那个实习以后啊,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记住这个印度学生,但是没有人记住那个中国学生,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国你看现在谷歌的CEO,微软的CEO,甚至于这个日本的软银在美国的这个CEO啊,还有那个花旗集团前不久的CEO,这都是印度人,当然在这个级别的全球大公司里面,从中国去的然后坐上那个CEO的位置的,我现在想不起来有谁,所以中国人可以做这些硬功夫,干苦活,结果他一到耶鲁以后呢,让他最兴奋的一件事儿,就是把我们耶鲁的那个表演学院,戏剧学院的这些表演课,16门都要选上,把我那些同事都吓死了,我们没有哪个学生一个学期要选16门课的,最多是选6门课。

许戈辉:像出了笼的小鸟一样。

陈志武:实际上在学术界也是这样子的,你像那个大概五年以前,美国这些主要的商学院有12个商学院都在找院长,其中这12个商学院最初的offers这个聘书啊,都是给了印度人,没有一个是给中国教授,或者是做其他行业想聘过来做这个这些商学院的院长的,而之所以是这因子,这个跟我们那个中国式的教育,和这个教小孩那个理念很有关系,因为我们这个社会太不喜欢这个有个性的人,然后有这个很强的表达自己的人,因为我们中国父母会觉得你太声张自己,你太突出自己,而不是把精力放在这个扎扎实实的硬功夫上面。

陈志武:中国学生一年选16门课吓坏耶鲁老师

解说:1979年,陈志武考上大学,先后进入中南冶学院和国防科技大学,迎合着当年的专业热,陈志武从计算机学到系统工程,他花了整整七年在这些“硬功夫”上,但时间却将他和自己的专业越推越远,他发现自己真正想做的是用数理方法研究民主和政治。

陈志武:所以我们换句话说呢,我们中国人对这个软功夫,历来是贬的很厉害的,但是对硬功夫褒的是很厉害的,结果呢我们培养出来的是一个一个的工具,一个一个的机器,可以干具体的事儿可以,帮别人打工可以,但是你要做领袖的人物,然后要表现那个作为社会的那个主导,方方面面的那些变化的这些人物啊,你要是没有个性,没有独立的思考,没有这个思辨的能力啊,是很难的。

许戈辉:那我总结呢就是说,未来对于人才的需求两大特质,一个是思维上的创新,一个就是沟通能力,如果你拥有这两大能力的话,不论你在学界还是在企业界,都会成为出色的人才,那我们就要回过头来看,我们教育到底有什么样的问题。

陈志武:有一个很重要的一个环节,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例子,因为在过去这些年,有很多来自于中国的学生,非常非常不错的,其中有一个故事呢让我一方面哭笑不得,另一方面让我也感受到那个中国的那个教育啊,特别这些做父母的,要做很大的调整,就有一个学生呢他到我那儿来,做访问学者做一年,然后他的领域呢是经济史,结果他一到耶鲁以后呢让他最兴奋的一件事儿就是把我们耶鲁的那个表演学院戏剧学院的这些表演课,16门都要选上,把我那些同事都吓死了,然后我们没有哪个学生一个学期要选16门课的,最多是选6门课,而且他选的是我们戏剧学院的这些表演课,我说这一下子让我就很吃一惊,因为我让他过来本来是希望他能够配合我,也收集查找一些这个经济史方面的资料,我一看我想,很明显的他的真正的兴趣和所爱的不是在经济学,也不是在经济史或者任何历史,而是在表演。

许戈辉:而以前,他根本没有这个空间和可能。

陈志武:我就问他,我说这个是让我猜的话,我说是不是因为你父母让你这样子,他说是的,就是他为了,为了让他父母高兴,去实际选择的专业学的那些课都是经济学历史的,是他没有任何兴趣没有任何激情的东西,但是为了让他的父母高兴,就一直做这个选择一直就是硬着头皮,因为我知道他这个兴趣了以后,我绝对不想去像他父母那样子,继续把他逼着回来,去做这个经济史的研究,经济学的这个研究,所以他这一年在耶鲁呢是非常高兴的。

许戈辉:像出了笼的小鸟一样,身心自由是吧。

陈志武:而且他让耶鲁那个表演系的那些老师非常喜欢他,他在做实际的舞台表演啊,这个那个学的一些理论,他非常投入。

许戈辉:兴趣所在,他所有的这个这个激情和创造力就迸发出来了。

陈志武:就迸发出来了。

陈志武:年轻父母应提供条件让孩子追求兴趣

解说:八十年代中期,留学热刮进校园,陈志武申请留学美国,初到美国求学,他也如同出了笼的小鸟,找到了“学以致用”的窗口,和终身热爱的研究,但历史相似却不重复,陈志武继续了他的热爱,而那位学生回国后的生活则让陈志武有些遗憾。

陈志武:当然很遗憾的是,他又回到国内以后,又走会回了他的老航道,甚至于他现在也是在证券银行业工作,从我们做父母的角度来讲的话,这个是一个很遗憾的事儿,就是我希望呢很多的年轻的父母应该要记住,如果我们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儿子一辈子过得幸福的话,做的第一个安排就是,尽量这个提供条件,让他们真的是追求自己的兴趣,因为让一个人一辈子去做一件自己没有感觉的工作,每天都会很辛苦的,而且对于社会来说,这是一个资源的浪费,如果每一个人做的事儿都是他喜欢的,他有激情的,这样一来的话哪怕是做这个工作,每天做16个小时,他会很喜欢的,他每天做的工作实际上不是工作,是一种爱好是一种陶醉啊,所以如果整个社会都能够进入这样的一个状态的话,不仅仅把每一个人的幸福感的水平达到了顶峰,而且呢每一个人的那个创造力的潜力最有可能被发挥出来,因为如果我们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儿,我不需要别人,不需要总理给我说要实现两创,要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等等,我自己有这个本能,因为这个是我本来就喜欢的事儿。也包括在博鳌论坛上面,我也感觉到有很多的国内的这个原来政府的官员或者做企业的,听了这些哪怕是六十刚刚出头的人去讲话,让我就明显的就是很,很同情他们。

陈志武:中国的主流教育理念非常有问题

解说:创业创新四个字改变了中国,在成为全球最有活力的新兴市场同时,产业结构调整为经济转型出了个难题,在陈志武看来没有优秀的人才,创新也只是噱头,想要实现经济转型摆脱低级劳动力工厂的标签,中国教育先得转型。

许戈辉:但是我觉得刚才您让我们的那个中国家长挺悲观的,就是您看到了好多中国学生不太符合现在的这种发展大趋势,可是我觉得中国的大环境也变了呀,有很多的家长很强调孩子的个性啊创新思维啊。

陈志武:这个大趋势是好的,当然我知道那个中国社会13亿多人口,这个做父母的各种价值取向都有,这是非常好的,只不过呢我就是觉得主流的那个教育理念还是非常有问题的,你刚才说到的这情况,可能更多的反映的是新一代的精英阶层,特别是有过这个欧美教育经历的这些父母啊开始意识到了,所以我也很高兴看到,在北京啊、上海这种各种这个有独特风格的跟主流的中国的教育体系,那个理念不一样的,幼儿园小学越来越多,所以这个是一个好的势头,但是呢我们必须得看到,中国经济越来越融合到全球经济,中国社会也越来越融合到那个世界这个大社会里面,那么这个时候的话呢,我们必须得看到就是,还是按照儒家的那些观念和理念,来约束自己的小孩,安排自己的小孩的一生,特别是根据父母的偏好来安排子女的这个专业和教育啊,这个是非常糟糕的,就是越是能够有个性化,思辨能力越强,这个表达能力越强,这些是我们应该越来越强调的,这些基本的要素,只有这样的话中国未来一代一代的人,才真正的具有这个更强的国际竞争力。

《名人面对面》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